• 正在播放:南阳光武路转移到哪了-标清

南阳光武路转移到哪了 标清

陌生的地方怎么找快餐剧情简介

时间:2021-06-13 21:36:15

导演: 杨小楼 

主演: 谭凯琪  郑晓玲  周云蓬  牟青  王海鹭 

【大纪元2021年06月11日讯】大家知道,世界第一大水电站是中国的三峡水电站,现在,中国又有了一个第二大水电站了,是 白鹤滩水电站 ,也是三峡集团投资建设的。
在5月31日的时候, 白鹤滩水电站 全线浇铸到顶,首批机组计划在7月1日之前投产发电。陆媒在报导中提到,白鹤滩水电站有一个世界水电行业中的“珠穆朗玛峰”,是什么呢?就是水电站的水轮发电机组单机容量是100万千瓦,位居世界第一,而且更关键的是,报导中说,这是中国完全自主设计制造的机组。
不过,就是这项珠峰技术,却被著名水利专家揭穿老底说,都是抄来的。我们今天,就来聊聊这个白鹤滩水电站这个世界第一的机组,究竟是怎么回事?
白鹤滩水库大坝工程,位于四川省凉山州和云南省昭通市交界处,是 金沙江 下游四个水电梯级电站中的第二个梯级。
2010年的时候,白鹤滩水库大坝工程开始筹建,总装机容量是1,600万千瓦,到现在已经建设了差不多11年了,全部投产发电,要到明年的7月份。之前的世界第二大水电站,是位于巴西和巴拉圭交界的伊泰普水电站,不过,白鹤滩水电站的建成,将取代伊泰普水电站世界第二的位置。
我们看到,大陆官媒在报导中强调,白鹤滩水电站是“自主创新、智能制造,建设过程中的一系列技术攻关和创新,彰显了中国完备的产业链”。我们翻了翻资料,早在1992年,也就是当年三峡水电站获得中共人大表决通过的时候,当时中国还只能建造出32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,30年后,现在的白鹤滩已经是自主设计10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了。
不过,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却认为,这种跨越,恰恰印证了中共经济改革开放40年发展的精髓,那就是 抄袭 。
其实,最早曝光中国水电建设抄袭的还是中共自己。在2005年9月的时候,中共政府官网上发布了一篇文章《三峡特大发电机组国产化跨越与国外30年的差距》,文章中说,三峡计划设计安装70万千瓦特大型机组,但当时,中国没有这样的设计安装能力,于是中共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,决定让三峡走一条“技贸结合、技术转让、联合设计、合作生产”的路,哈尔滨电机有限责任公司和东方电机有限责任公司是技术受让方。
我们来回顾一下当年三峡招标的情况。
1996年6月,中国三峡总公司,宣布采购14台7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,在长达二千多页的招标书中,规定了技术标准和技术转让条款,主要涉及两大项:一是,投标者对供货设备的经济和技术需要负全部的责任,必须和中国有资格的制造企业联合设计、合作制造;二是,投标者必须向中国制造的企业转让核心技术、并培训中方人员;必须由中国企业为主,制造2台机组。也就是说,外商不但提供设备、图纸和技术,其中2台机组,还必须是外商手把手地教会中国工厂制造。
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水电站,三峡水电站的招标吸引了很多国际公司。最终,在1997年,法国阿尔斯通(Alstom)和瑞士ABB组成的供货集团中标8台,哈尔滨电机公司参与合作制造;加拿大的GE和德国伏依特(Voith)、西门子组成的供货集团VGS中标6台,东方电机公司参与合作制造。
中共官网的文章中说,“三峡工程这块诱人的‘大蛋糕’,使中标的外商完全响应了技术转让的条件,同时承诺,机组设计软体源程序一并转让。”
这样看上去,这些中标的外商是自愿同意技术转让的,就像中共自己说的,中方没有强迫,那中共这样算是抄袭吗?对于这一点,王维洛先生认为,如果是基于两个公司的自愿协商下达成协议,那是商业行为。如果政府参与其中,就像三峡工程一样,压迫对方必须提供全部的图纸、并帮助中国公司制造出设备的话,这就是技术的强制转让,是技术的干涉行为,也就是技术的偷盗。
2019年的时候,德国之声也曾经有过一篇文章,里面谈到,判断是否是强制技术转让的关键,就看政府是否出面干涉了“企业间贸易”中的转让技术。
文章中还以中国高铁为例子,认为这就是中共行政部门直接出面要求外企“以技术换市场”的典型案例。2004年,中国首次进行高铁列车采购招标时,当时的铁道部就在招标中明确写着“外方关键技术必须转让、价格必须优惠、必须使用中国品牌”等等,当时的西门子、阿尔斯通等外国厂商不被允许直接和当时的南车、北车等中国本土企业洽谈,只能和中国铁道部的代表谈判。借着这种操作模式,中共最终实现了高铁领域的“跨越式发展”。
大家应该都知道,三峡工程是中共的政府工程,是由中共前总理李鹏亲自主持推动的项目,李鹏自己在他的《三峡日记》中也提到过,就连合同文本李鹏都是参与的。当时,三峡开发总公司的总经理陆佑楣,本人就是中共政府高级官员,要直接向李鹏汇报工作。也就是说,三峡工程进口70千瓦水轮发电机组,并不是中国企业和外国企业之间的正常平等的贸易往来,而是中共政府利用市场优势进行的强制性的技术转让。
在三峡建造过程中,哈尔滨电机公司从法国阿尔斯通那里学习到了关键技术,并派出了近百人次出国学习。东方电机公司也接受了供货集团VGS的培训。这种拿来主义的做法,中共美其名曰“三峡模式”,中共在政府官网上说,“依托三峡工程,两家企业成功走出了‘技术转让—消化吸收—自主创新’三大步,这一做法业界称为‘三峡模式’”。
但是,这个过程却让西方供货商的工程师感到非常痛苦。法国研究院院士埃利克奥森纳(EriK Orsenna)在著作《水的未来》中,专门写入了一节,叫做《三峡和三十二座水轮机》,里面提到了给三峡安装水轮机的一位阿尔斯通的工程师,这位工程师说,三峡整个工程有32座水轮机,阿尔斯通负责修建、安装其中的14座,那么剩下的18座怎么办呢?那18座都是阿尔斯通的复制品。阿尔斯通为了拿下这14座水轮机的合同,必须提供全部图纸,中方只要照葫芦画瓢就行了。
这位叫莫里斯的工程师说,让他感到痛苦的是,就是大坝建造过程中根本没有提到过阿尔斯通,资料里也看不到阿尔斯通这几个字,从来没有阿尔斯通的名字,就像是中方真的独立完成了这一切似的!
莫里斯说,在任何其它国家,在竣工的当天电视和报纸都会去采访他们,阿尔斯通公司里也会一片欢腾,因为工作成绩得到了肯定,可是在中国就不一样了。莫里斯说,他们在中国那儿什么都不是,顶多算个分包商。
看来,中共给出的这个三峡“大蛋糕”,看上去是诱人,但是吃到的人却不觉得开心,因为实在是得不偿失。所以,中共所宣传的“三峡模式”,实质上还不是技术学习,而是 技术偷盗 。
蹊跷的是,2006年5月,三峡大坝正式建成,但是,如此重要的成就,北京当局并没有大吹大擂地宣传,既没有盛大的庆祝仪式,也没有国家领导人亲临现场。王维洛曾揭露,三峡工程的上马,背后其实是李鹏和江泽民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,当时,江泽民急于和时任中共总理的李鹏结盟,巩固领导地位,所以江泽民亲自出马力推三峡工程议案在中共人大通过。
但事实是,三峡大坝导致的水灾隐患非常严重,建成之后,中国南方几乎是年年有水灾。更重要的是,中共兴建三峡大坝,切断了中华民族的龙脉,破坏了中国的风水,导致三峡流域灾祸连连。
中共一位自己的专家臧其超,有一段演讲总结得非常精确,他说,改革开放国门打开,中共让老外走进来,技术带进来,中共政府鼓励企业和老外“合伙、学会、单干”,一晃四十年过去了,中共的企业确实全部单干了,最后回头一看,厂房、设备、技术、专利、市场、品牌,都是中共的了。
这个白鹤滩水电站,有了之前三峡铺垫的技术基础,如今这个白鹤滩水电站也有了让中共骄傲的六个世界第一,不过,就像中共专家自己讲的,再往前抄没图纸了,没图纸了,中共偷来的第一又能坐多久呢?
策划:宇文铭 撰稿:蒋天明、蔚然、宇文铭 剪辑:曲歌 绘图:R1 监制:文静 财商天下 : http://bit.ly/3hvUfr7

详情

影片评论

免责声明:南阳光武路转移到哪了-第930集免费在线观看所提供的所有影视视频资源均收集于各大网站
本站只提供影视视频引用播放,并不提供影视视频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视频录制及视频下载与上传
本站不承担任何由视频内容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,欢迎大家对本站侵犯版权进行监督和举报
举报邮箱:qrmum25285d#189.com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浙ICP备512738号-1南阳光武路转移到哪了 v5df9z.3eye3.com
Copyright 2009-2020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南阳光武路转移到哪了-第69集]

宁波北仑哪里有卖婬

南京外卖工作室微信群

女的一次600贵吗

陌陌全是卖的

年轻人找对象app

沐足92.95.98是什么意思

南宁仙葫100块快餐 哪个约会软件不收费可以聊天 南京江宁大学城私人spa 南宁苏卢村多少钱一次 宁波马园路有巷子女吗
宁波火车站旁边小胡同 南京迈皋桥附近女的 陌陌和探探有什么区别 纳雍县足疗养生会所 南昌红谷滩小区排名